55名村民喜领7万元,儿子欠薪企图赖账母亲作证帮忙讨薪

:2014-08-21 09:54:00 日照新闻网讯
8月19日,记者从五莲县人民法院获悉,法院成功调处一起劳务合同纠纷案件,为55名村民讨回7万元“血汗钱”。
在去年3月份,被告丁某委托李某代为雇佣许孟镇某村55名村民种植黄烟,同时两人约定李某领工,丁某支付劳务费。
由于多数种植黄烟的工人都是打零工的形式,有空就干活,没空就不干了。为此,李某领工期间,自制了一本记工本用来记录每名工人的出勤情况及工作时间,以计算每人的工资数额。李某介绍,截至去年10月份,这本记工本记录了近7个月来丁某应支付但拖欠农民工的劳务费共计7.2万元。
当李某拿着记工本去找丁某讨要拖欠的工资时,丁某认为李某自行记录的记工本未经自己签字确认,不能据此确定其应支付的劳务费金额。双方多次协商未果后,李某于今年6月份诉至五莲县人民法院,要求丁某支付劳务费7.2万元。
法官介绍,这起案件虽然牵扯拖欠工资的数额并不是很大,但涉案人数众多,且立案前和立案后,李某曾多次带领这部分村民持续上访60余天,如果将案件简单地一判了之,可能会激化社会矛盾。而且,李某提供的由其自行记录的记工本书写模糊,不能证实丁某应付的具体工资金额。同时,案件作为劳务合同纠纷案,李某仅能向丁某主张支付其个人的劳务费,而不能代其他村民向被告主张劳务费。
为妥善处理好该起纠纷化解矛盾,该案承办法官与庭长一起深入田间地头调查取证,并到烟草收购站核实黄烟种植成本。在调查走访中,法官了解到,丁某不愿支付劳务费是因为李某在领工过程中怠于管理,曾给其造成一定经济损失。
经法官多次与丁某沟通协调,最终,丁某于今年8月13日将7万元劳务工资款交至五莲县人民法院高泽法庭。8月14日,五莲县人民法院高泽法庭法官将劳务费逐一发放。

:2015-02-27 09:33:00
日照讯傅某承包了一项工程并雇佣工人干活,并在工程结束后向工人出具一张欠条,但事后傅某以欠条中人名不是所雇工人为由,拒不支付拖欠工人的工资。2月25日,五莲县人民法院法官向记者介绍,傅某的母亲出面作证,法院最终判决傅某支付工人工资。
去年9月至11月,傅某从他人处承包了一项工程,并雇佣了包括章晓在内的几名工人在工地上干活,傅某的母亲李氏也在工地上干活,并负责“领工”。
工程结束后,傅某并未支付给章晓工资,当章晓向其索要工资时,傅某便给他出具了一份写有“章小”的欠条。平时,章晓为书写方便,会把自己名字中的“晓”写成“小”,因此并未注意欠条中名字的出入。
后傅某一直拖延支付工资,章晓只好起诉到法院。庭审中,被告傅某以欠条所载“章小”不是原告章晓为由,拒绝支付工资。看着焦急的原告,法官找到了傅某的母亲李氏进行调查取证。
李氏并未袒护儿子的欠薪行为,在知晓法官来意后,积极配合法官做调查笔录。她向法官证明儿子傅某确实雇佣原告章晓在工地上干活,因一直没有支付工资,在原告索要时,儿子为他出具了一份欠条。在现场辨认后,李氏确认欠条中载明的“章小”与案件原告章晓是同一人。
法院经审理认为,“章小”与章晓同音;被告之母李氏陈述了被告雇佣原告、给原告出具欠条的事实,并现场辨认欠条中载明的“章小”与案件原告章晓系同一人;而且原告持有欠条。
“这一系列的事实相互印证,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条,可以认定涉案欠条中载明的‘章小’与原告章晓系同一人。”审理法官介绍。原告向被告提供劳务,被告为原告出具欠条,确认被告欠原告劳务工资7500元。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傅某支付原告章晓劳务工资款7500元。
(文中案例及相关法律解释由五莲县人民法院张志心 王阳提供)

:2014-12-01 10:55:00
由于孩子的父亲离家出走,对孩子不尽抚养义务,孩子的母亲起诉前夫,要求变更抚养关系,由自己来抚养孩子。11月29日,五莲县人民法院高泽法庭法官向记者讲述了一起变更抚养关系纠纷案件。
早在2005年,原告王某与被告李某依法登记结婚,并在第二年生育一男孩。然而,因双方感情不和,在2012年,他们协议离婚,并约定孩子由父亲李某抚养。
今年6月,李某扔下孩子离家出走,而且去向不明。由于孩子目前尚在读小学需要人照顾,今年8月份,王某以李某离家对孩子不尽抚养义务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变更孩子由自己抚养。
法官经审理认为,对子女抚养问题,应从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子女的合法权益出发。被告李某长期离家,对小孩不尽抚养义务,如由其继续抚养孩子,将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
同时,孩子也表示愿意随母亲一起生活,且根据原告提供的收入证明,原告确有经济能力抚养。最终,法院支持了原告王某要求变更孩子抚养权的诉讼请求。(文中案例及相关法律解释由五莲县人民法院
张志心 王斌提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