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黑帮历史,男子涉杀人案潜逃泰国16年

:2015-03-24 09:42:00

  2009年

然而,由于刘汉在当地影响力很大,因此取证工作困难重重。在四川,一些证人听到刘汉、刘维的名字仍心有余悸,不愿多说,甚至有抵触情绪。有的受害人家属甚至连“刘家”都不敢提,而以“那一家”来替代。

这宗故意伤害致死案,还牵涉时任增城市交警大队办公室副主任的吴焕发。吴焕发昨日在法庭上承认,当时确与王党球在合作放高利贷,但否认自己是幕后老板。司法机关查明,餐馆枪击案发生前后,吴焕发曾两次驾车到现场,第二次还驱车将行凶后的王党球等人载离现场。案发后,吴焕发一度被警方要求协助调查过,但并未被处理。2005年,身为增城交警办公室副主任的吴焕发辞去公职。王党球2013年在泰国被抓后,2014年2月19日,吴焕发也被广州市公安局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刑事拘留。

  2012年

在庭审上,刘汉曾经与前妻杨某、弟弟刘维、昔日兄弟孙某某当庭相见,痛哭流涕。种种场景令人动容,同样令人警醒:触犯法律,带来的是亲友间的凄楚别离;唯有遵纪守法,才能拥有幸福自由的生活。

经司法机关查明,1998年5月7日上午9时许,王党球带着3名同伙驾车赶到周某奕在增城经营的一家叫“泰安鱼”的餐厅,继续索要5000元利息,遭拒绝后双方发生冲突。此后,王党球和同案人先后召集了十多人,携带猎枪、西瓜刀等工具乘车赶到,冲进“泰安鱼”饭店行凶。冲突中,餐馆老板周某奕被猎枪击伤右腿致残。周某奕餐馆的一名员工谭灏于卫生间内被枪击身亡。另一名员工屈某荣则最早被人用刀砍成轻伤。

  伍志坚生性多疑,反侦查能力强。2008年10月,团伙成员陈某被怀疑贪污了2斤咖啡因,被伍志坚执行“家法”,遭灌食冰毒死亡。

北京市公安局将前期侦办情况向上级作了汇报。中央政法委、公安部研究决定,自4月17日起,将案件移交湖北省公安机关侦办。

王党球的辩护律师、广州盈科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主任丁一元介绍,王党球当年犯案后带着2万多元”收数“的钱潜逃到了泰国。潜逃的16年间,王党球一直在做餐馆方面的生意,后来还在泰国娶妻、生子。据此前广州警方披露,王党球到泰国后从到中餐馆给人洗碗打工开始,后来成了一名厨师,再后来经营餐馆。被抓前,王党球的餐馆已经开到了泰国曼谷市中心,是当地着名的粤菜、潮汕餐馆。而王党球也从一名通缉犯,打拼成了身家过千万的华侨。南方都市报

  “东南西北中,发财到广东。”在这样的淘金谚语下,上世纪90年代,东北籍男子周广龙来到广州谋生。到广东首先要到广州,到广州首先会到火车站。“黑老大”周广龙的成名之路,就从彼时治安环境相对混乱、鱼龙混杂的广州火车站开始。

同时,周厚蓉还道出了多年的质疑:“社会上怎么还有这样的事?把我弟弟杀了,还破不了案?”

高利贷纠纷致冲突

  广州最早的“黑帮”是周广龙团伙、犯罪种类最齐全的是简竹醒“黑帮”、最年轻的“黑帮”是“黑龙会”、最会搞垄断的“黑帮”是“水霸”黎桂廷和“钢霸”李忠、火力最猛最凶残的是伍氏兄弟“黑帮”、规模最大的是从化黄建堂44人“黑帮”……

旁听席上更有人唏嘘慨叹,这一刻,刘汉展现出的是一个好丈夫、好大哥、好父亲的形象,然而,刘汉等人可曾想过,自己曾经奢靡、光鲜的“幸福”生活背后,在“政协常委”“奥运火炬手”的炫目光环背后,埋藏着的却是8条曾经鲜活的生命,数十个曾经幸福安宁的家庭。

17年前的5月7日,增城一处叫“泰安鱼”的餐厅内,老板周某奕被猎枪击伤右腿致残,一名员工在卫生间内被枪击身亡,另一名员工则被人用刀砍成轻伤。案发后,时任增城市交警大队办公室副主任的吴焕发,驱车将行凶后的王党球等人载离现场。昨日上午,王党球和四名同案人在广州中院接受审判。目前,王党球、吴焕发等5人涉嫌故意伤害、窝藏罪一案尚未宣判。

  广州中院一审认定,冯志希身犯5罪并致死2人,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其弟弟冯志钊被判死缓。2009年10月,省高院终审维持原判。

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指出,刘汉等人组织、领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广汉市、绵阳市、什邡市等地存续近20年,成员多达30余人,实施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数十起。刘汉指使、纵容、认可其组织成员实施故意杀人犯罪5起,主观恶性极深,手段特别残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刘汉作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和首要分子,应当对该组织所实施的全部罪行负责。

开枪者已被执行死刑

  1月,男子朱某因欠毒资不还,朱某和女友被伍志坚指使手下杀害,并抛尸虎门大桥、淡水大桥。

——从经济特征看,该组织通过敲诈勒索、垄断赌博游戏机市场、放高利贷、骗取贷款、非法经营、虚开增值税发票等犯罪活动大肆敛财,并将非法所得用于购买枪支、弹药、刀具、车辆等作案工具,资助作案人员逃跑藏匿逃避打击,为组织成员发放工资奖金、购买住房、毒品,通过行贿骗取政治资本获得社会地位等。

一死两伤的案件发生后,十多名行凶者中多人陆续归案被判刑。其中,开枪的元凶已于2004年被广州中院一审判处死刑,后执行了死刑。但带人上门追债的男子王党球,则于案发后潜逃至泰国。

  2006年,广东省高院终审判处简竹醒死缓。

据介绍,办理刘汉案件的困难,主要在于四个方面:一是涉案对象多。北京、四川警方移交湖北专案组82名犯罪嫌疑人,加上湖北专案组后来抓获的19人,涉案对象多达101人。检察机关最后确定提起公诉的犯罪嫌疑人36人。

[脸谱]

  伍氏“黑帮”的主业是制毒贩毒,为了增强实力,团伙从境外购置了大批军用武器。其中包括两支苏式四三式微型冲锋枪,4把手枪。警方端掉该团伙时,缴获枪支共10支、手雷9枚、子弹390发、雷管384个、硝铵炸药18千克。

该组织内部分工明确,刘汉负责决策和指挥整个组织的运转,孙某某负责执行刘汉指示及汉龙集团日常经营管理,刘维主要负责领导曾建军、陈力铭、文香灼等人充当打手或保镖,为该组织排挤打击对手,以黑护商。

通缉犯落网时身家过千万

  广州警方成立专案组,最终出动740名警力,一举将该团伙捣毁。该案成为广州市开展“打击欺行霸市”行动中出动警力最多、刑拘嫌疑人最多的案件。

虽然警方不时接到群众举报刘维藏身线索,但每次抓捕行动都“差之毫厘”、人去楼空,刘维总能“绝处逢生”。事实上,直到最后被抓获,刘维一直躲在广汉。

事情缘起于17年前的一场追债纠纷。1998年3月下旬,男子周某奕因为到惠州博罗县的一个游戏机室赌钱,向增城籍男子王党球借了5万元高利贷。周某奕说,当年4月份他已经连本带息还了5.5万元给王党球。但到了当年5月7日上午8时许,王党球致电要求他多还一期的利息5000元,被他拒绝。

  周广龙最早只是在火车站东广场强行拉客,后来逐渐发展为以暴力手段向火车站附近的商户强收拉客费、保护费,并有意识地拉拢有关机关单位的工作人员,寻求“保护伞”,盘踞火车站长达5年。

时针拨回到一年多以前——

  邓伟波团伙被警方打掉后,警方在制枪窝点缴获仿“五四”、“六四”等各类枪支27支、子弹558发,枪用望远镜等一大批。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这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审判的性质最为严重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它的宣判标志着以刘汉、刘维等人为首的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覆灭,彰显了社会主义法律的尊严,表明了政法机关捍卫公平正义的鲜明立场,更体现了党和政府依法治国、打黑除恶、保护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坚定信念和坚强决心。

  2001年11月,周广龙涉黑案在广州中院开庭。周广龙等24人被控7宗罪。当时的媒体报道称,该案是广州开展“严打”期间最大一宗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也是广州市司法机关审判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首例案件。

新华网北京5月24日电
5月23日上午,四川彭州,受害人周政坟前,姐姐周厚蓉又来看弟弟了。这一次,周厚蓉想跟弟弟诉说的,是一起举国关注的案件一审宣判结果——

  来源:环球网

2013年4月26日14时许,随着一声汽笛划破长空,一列高速列车从北京西站驶出。其中一节车厢内,24名特警严密看押着首批8名犯罪嫌疑人。20时22分,经过1000多公里的行驶,列车安全到达湖北赤壁北站。随后,8名嫌犯被关押进赤壁市看守所。

  (注:文中提及的“黑帮”,全称均为我国刑法规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犯罪行为涉及哪个地方,我们就到哪个地方取证。”专案组民警说。

  在司法机关披露的案情中,最令人愤慨的是,一商户杜某因拒交2万元保护费,被周广龙手下劫至一仓库暴打,用铁钉钉进其脸部。还有一名竞争对手不愿合作,被周广龙的手下用硫酸泼成重伤,容貌损毁。

刘汉刘维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覆灭记

  广州中院二审判处黄建堂有期徒刑19年。黄建堂等4人名下近900万元的款项、宝马、路虎汽车及房产被尽数没收。

经侦查发现,自1993年以来,该组织实施故意杀人、故意伤害5起,致7人死亡、2人受伤;实施非法拘禁一起,致1人死亡。其中,刘汉、孙某某指挥、组织、策划了故意杀害王永成和史俊泉等犯罪行为;刘维直接组织、指挥了杀害周政、陈富伟等人。

  1997年版《刑法》中首次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明确入法,俗称的“黑帮”逐渐被提及。

——1993年以来,刘汉与刘维、孙某某等人通过在四川广汉、成都和上海、重庆等地开设赌博游戏机厅、经营建材、从事期货交易等活动,逐步积累经济实力。

  以黄建堂为首的涉黑势力,被从化当地群众称为“二政府”。因为该团伙勾结个别腐败官员,侵入农村基层政权。

二是时间跨度长。多数案件发生年代较为久远,一些命案已近20年,大量证据灭失,有的甚至被人为销毁。

  广州近十年来最残忍、火力最强“黑帮”被彻底剿灭。

这正如公诉人在法庭上所言:本案的公正审理,将还法律以尊严,还人民以公道,还社会以正气!

  2014年9月,荔湾警方通报称成功摧毁了以陈某伟为首、盘踞在芳村一带作恶15年之久的特大涉黑团伙。没错,又是芳村,就是黑老大简竹醒曾经的地盘。

自2013年5月起,400多位民警行程数十万公里,往返奔波大半个中国,夜以继日地开展侦查攻坚,询问600余人,获取证人证言1000余份,调取相关资料1万余份。

  广州14年共取缔逾20个黑帮黑老大们大都获重刑

1998年,刘汉的公司在绵阳市游仙区小岛村开发房地产,因拆迁补偿问题与村民发生激烈冲突。按照刘汉在组织中提出的“为公司利益要敢打敢冲、打架要打赢”等规约,公司保安唐先兵等人于8月13日将村民熊伟捅死。

  网罗中学生入会,拜“关二哥”写保证书

1999年初,时任汉龙集团总经理孙某某听说被害人王永成扬言要炸汉龙集团保龄球馆,便告知刘汉。刘汉指使孙某某找人将王永成“做掉”。孙某某将刘汉指示告诉孙华君和缪军,二人通知唐先兵、刘岗、李波、车大勇具体实施。唐先兵等人于当年2月13日将王永成枪杀。

  当时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负责人评价,该团伙制造的枪支非常精美,改装枪支水平之高超,十分少见。

对此,专案组民警耐心细致,反复上门做工作,用法律、事实和真情沟通。正是党和政府打黑除恶的决心,感动了一些知情群众,越来越多的人敢于开口,工作局面逐渐打开,取证工作顺利完成。

  2002年

她说,当时有知情者提供了作案车牌号等线索,办案民警也告诉她已经圈定嫌疑人范围。她多次向公安机关询问破案进展,得到的答复却一直是叫她等,“这个事情就石沉大海”。

  2008年11月,邓伟波被判死缓;“大姐大”龚南敏获刑五年半。

整个庭审过程中,司法机关依法告知并保障被告人享有的诉讼权利,被告人和辩护律师充分行使举证、质证和辩护权利;对检察机关起诉的罪名,法庭严格遵照法定程序,深入调查了大量证据,并经过当庭出示、辨认、质证等法庭调查程序查证,彰显了忠于事实、忠于法律的司法理念和法治精神,体现了对程序正义、实体正义的追求。

  简氏“黑帮”开赌档起家后,“简老大”名声在外,带领一众手下“打江山”,在芳村一带打架、砍人、寻仇、追债……兄弟受了伤,由老大出钱奖励;马仔砍死了人,由老大支付逃亡费。简氏“黑帮”逐渐壮大。

案发不久,警方根据掌握的线索传唤刘维到公安局接受讯问。刘汉以四川省政协常委的身份打电话给四川省公安厅某领导说,“家里人等着他吃年饭”,要刘维回家。一个多小时后,刘维便被放回。

  2014年

“‘1:10’专案是近年来罕见的大案、要案、难案,我们在办案中一直有这样一个信念:不把这个案子拿下来,就对不起党和人民的重托!”专案组民警如是说。

  沥滘“黑帮”中,有一名号称“大姐大”的成员龚南敏,系主要首领之一。龚南敏与邓伟波一起,对手下进行企业式管理,“看场”成员必须统一穿黑衣、剃平头。邓伟波还为手下配备对讲机,专门架设无线电台用于管理。团伙成员非常迷信,开山刀刀柄用红绸布包裹,使用时还要戴白手套。

——从行为特征看,该组织成员在作案过程中手段残忍、气焰嚣张,先后实施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等重大刑事案件数十起,致多人死伤。

  2010年

正义终将到来——

  简氏“黑帮”创下多宗“最”:

——从组织特征看,该组织人数众多,组织者、领导者明确,骨干成员固定,呈金字塔结构。刘汉是塔尖,他和刘维、孙某某同为该组织的组织、领导者。唐先兵、孙华君、缪军和旷晓燕、陈力铭、曾建军、文香灼、旷小坪、詹军等10人为骨干成员。刘岗、李波、车大勇、仇德峰、肖永红等20人为一般成员。

  以黄建堂为首的涉黑团伙,从1995年开始就盘踞在从化的温泉、街口等镇,通过组建公司、强揽工程、开设赌场等行为获得资金。当“公司”经营受阻时,他们动辄召集上百人,统一扎红布带,戴白手套持械群殴以扫清障碍。

同年,因争夺势力范围与被害人周政发生冲突,刘维指使“小弟”曾建军邀约曾建、张伟、闵杰、李君国共谋杀掉周政。8月18日,曾建、张伟在广汉市一夜宵摊门前将周政当场枪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