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商人损失超2亿元,中邯硼业校企合作残局

图片 2

2019年新春前夕,位于邯郸市冀南新区的中邯硼业科技有限公司仍未建成:255亩土地近乎荒废,车间闲置,泥灰沾上展厅玻璃门,未拆封的仪器和定制的异型设备散落在空置厂房里……

天津大学科技成果案将开庭
天津大学博导“技术诈骗”致商人损失超2亿元

图片 1

本报北京9月11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刘万永)天津仲裁委员会日前决定,河北卡布尔碳素制品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布尔公司”)诉天津大学案将于9月15日开庭。

【环球网 记者
陈进】4年投入2.6亿元,却被告知企业核心技术涉嫌造假,河北商人王增良将无奈与天津大学对簿公堂,是天灾还是人祸?这场闹剧将以什么样的方式收场,又将牵扯出什么骇人听闻的故事,整个事件目前正在复盘中。

中邯硼业厂区内未开封的设备。摄影/新京报记者>

卡布尔公司是河北省邯郸市的一家民营企业,王增良曾任法定代表人。2012年,经人介绍,王增良了解到天津大学教授张卫江的硼同位素分离技术。经过多次考察,卡布尔公司与天津大学签订了硼同位素分离技术《技术转让合作意向书》,双方约定:卡布尔公司负责硼同位素分离技术项目的投资,天津大学负责提供项目产业化技术;卡布尔公司指定王增良为项目联系人,天津大学指定张卫江教授、徐姣博士为项目联系人,负责实现技术产业化、技术交底。研究转让经费和报酬3000万元。

庭审判决引出科技骗局

作为河北卡布尔碳素制品销售有限公司的股东和中邯硼业的原法定代表人,王增良为创建中邯硼业费尽周折。中邯硼业这些设备涉及中子防护等军工方向。2012年7月卡布尔公司几经辗转才从天津大学硼同位素分离技术团队购买成功。此后,双方成立了中邯硼业。然而,天津大学与另一家公司的一场官司,把双方的合作指向一场科技“骗局”。庭审卷宗显示,天津大学硼同位素分离技术团队的技术不具备产业化的条件,王增良的硼业梦碎了。天津大学博导张卫江和博士徐姣是天津大学硼同位素分离技术转化项目的负责人。因此,卡布尔公司以天津大学欺诈为由向天津仲裁委提请仲裁,主张赔偿损失2亿元。2018年11月22日,天津仲裁委裁决天津大学返还卡布尔公司600万元,但对卡布尔公司主张的投资损失不予支持;另外多笔直接转到张卫江、徐姣的个人账户的款项,共计2580万元需另行主张。王增良对此裁决不服,向天津仲裁委提出了补正申请,但被驳回。对于与纠纷有关的问题,2月12日,张卫江告诉新京报记者“无可奉告”;天津大学方面的代理律师对新京报记者称,卡布尔和天津大学的案子已经结案,天津大学尊重法律裁决。这个曾备受期待的校企合作“高科技”项目如今只剩一地残局,但由此引发的关于科研成果转化过程中的风险和技术评估问题,更值得思考和关注。一裁终局后“补正”被驳回1月28日,天津仲裁委驳回了王增良关于此前仲裁结果的补正申请。天津大学和卡布尔公司商业纠纷告一段落。在此前的2018年11月22日,天津仲裁委对卡布尔公司与天津大学硼分离技术团队的纠纷做出裁决。天津仲裁委认定双方的“技术转让合作意向书”已经终止。仲裁委同时认定了卡布尔公司曾向天津大学支付600万元。仲裁决议书显示,天津市仲裁委把卡布尔、中邯硼业与天津大学签署两个合同认同为一个合同裁决终止,并裁定天津大学返还卡布尔公司600万元,且未做利息筹算。多笔直接转到张卫江、徐姣的个人账户的钱,共计2580万元需另行主张。对卡布尔公司主张的投资损失不予支持。王增良认为,仲裁委并未围绕诉请进行裁决,而且他不认同将两个合同认定为一个合同的做法。原来,2012年7月31日,卡布尔公司与天津大学签订《25吨/年硼同位素工业化生产、50吨/年硼同位素产业化设计》技术转让合作意向书。2013年4月28日,天津大学又与中邯硼业签订硼分离技术产业链合同即中子防护合同,中子防护合同的补充协议。补充协议约定:终止硼分离技术年产“2.5吨工业化生产与25吨产业化设计”合同”。在仲裁庭几次开庭中,天津大学认可与卡布尔公司签订的硼分离技术年产“25t-50t”的合同,却认为“2.5t-25t”和“25t-50t”是一个合同,“是笔误,合同已经解除”。

合同签订后,中邯硼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邯硼业”)在河北邯郸注册成立,注册资金5000万元人民币,卡布尔持股51%,徐姣代表技术团队持股40%(后变为张卫江持股15%)。

2016年7月,作为曾出资推动天津大学张卫江团队攻克硼同位素分离技术的企业,天津锟桥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锟桥公司”)在获悉该技术“取得成功”并被高价转让给河北商人王增良后,将天津大学诉诸法院,试图通过司法渠道主张利益分成。王增良作为第三人出庭。

图片 2

银行汇款凭证证实,王增良代卡布尔公司向天津大学有关方面支付620万元、张卫江代天津大学有关方面收180万元、徐姣个人账户2600万元,共计3400万元。其中,2012年9月24日,给天津大学有关方面的第一笔600万元用途为“天津大学合同约定付款”。

庭审中,天津大学出具一份盖有学校公章的《硼同位素技术成功产业化技术可行性论证的专家意见书》称,该校科研院认定硼同位素分离技术尚不成熟,不具备成果产业化的充分条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